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导航频道 > 图片新闻
戴道华:香港和内地经济增长差源自改革开放释放红利
2017-04-10 19:52:03  来源:大公财经  作者:  人气指数:

  

图:中银香港分析,内地经济相对于香港经济的增长差,相信主要源自改革开放释放了巨大的人口和制度红利  美联社

  大公财经4月10日讯 1997年香港回归祖国伊始,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WB)的统计,香港经济规模排在全球第24位,当时中国内地为全球第八大,而香港经济规模约是内地的18.4%。在回归近20年后的2016年,香港经济规模全球排名降至第34位,而内地经济则跃升为全球第二大,香港经济只相当于内地经济的2.8%。这当然是内地经济增长步伐较快的结果,但到底快在哪里,才是未来香港与内地经济之间的增长差能否收窄还是继续扩大的关键所在。

  要比较不同经济体的规模,看的是名义国内生产总值(GDP),这就涉及实质增长率和通胀水平,另外还要转化成为相同币种(美元),那么,汇率变化也要考虑在内。从1997年到2016年,香港以美元计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从1774亿美元增至3161亿美元,增幅为78%;同期内地经济的规模则从9616亿美元增至113916亿美元,增幅1085%。与全球主要经济体相比,中国内地经济的增速无人能出其右,其间仅有尼日利亚经济1059%的扩展幅度、其全球排名从第56急升至第26可与之媲美。

  那么,内地经济相对于香港这约10倍的增长差从何而来,就要先看两者在20年期间的实质增长差距。

  统计显示,自1998年至2016年间,香港经济有起有伏,年平均实质增长率为3.3%,其间曾在1998年和2009年由于受到亚洲金融风暴和全球金融海啸的冲击而分别录得5.9%和2.5%的收缩。反之,内地经济在这19年间高速增长,年平均实质增长率达到9.2%,较香港高出5.9个百分点,而在香港经济衰退的1998年和2009年,内地经济的实质增幅仍分别有7.8%和9.4%,它较香港的增长差当年曾拉大至13.7和11.9个百分点。这样,在年复一年的更快增长下,香港经济在2016年累计较1997年实质增长83%,而内地经济则实质增长433%。

  对比两个经济体的名义增长率和实质增长率,就有些有意思的发现。在回归以来,香港经济累计的实质增幅83%,较名义的78%还要高。

  由于香港实行联系汇率,是准美元区,港元兑美元只能围绕7.80有一个上下各0.6%的细小波幅,故可以说香港以美元计算的名义经济增长里面汇率因素影响很小。那么,香港实质GDP增幅要高于名义GDP,就只有一个原因,即香港在这些年里整体物价不升反略降。政府统计处的统计显示,2016年香港的GDP平减物价指数为105.5(2014年为100),是略低于1997年的106.2的。香港经济在这近20年期间,尽管楼市早已复苏并创新高,惟整体物价其实迄今依然没能高于1997年。

  内地经济则不同,自1998年起以美元计算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1085%的增幅,远高于实质增幅的433%,背后既有通胀的因素,也有汇率的因素。同样地以GDP平减物价指数作为量度,2016年内地经济的整体价格水平要比1997年高出76%;2016年底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较1997年底升值19%。当然,提供全球可比的以美元计价GDP的IMF所用何种通胀和汇率数据不得而知,但大致的情况是可以肯定的,即在过去20年内地经济更快地增长,从而令香港经济对其的比率从18%下降至不到3个百分点,有约一半原因是内地经济录得更快的实质增长,另一半原因则来自内地更高的通胀和人民币兑美元的升值之上。

  在联系汇率之下,汇率因素对香港经济规模大小的影响是中性的,而不管通胀高低,香港都不会推行独立的货币政策,那么,它与内地经济之间的增长差只能从实质增长步伐上找原因。经济成熟程度、增长模式、人口结构和变化、乃至劳动生产力等都影响经济增长的快慢。香港是成熟的经济体,在2016年其人均GDP增至43600美元(全球排名第17位,高于整体GDP的第34位),经济当中逾三分之二为私人消费开支,服务业占比高逾九成,相对于内地经济(人均GDP刚过8000美元,私人消费开支占比仅为四成,服务业占比刚刚过半),在正常情况下,香港的经济增长率是要慢于内地的,问题只是慢多少而已。

  在人口方面,截至2016年底,香港的人口较1997年底增长了13.2%至737万人,而同期内地的人口增长反而略低,增幅为11.9%至13.8亿人。人口增长相信并非是两地增长差的重要原因。但香港已有人口老化的隐忧,连同增长快得多的内地劳动生产力,就解释了内地经济更快的实质增长步伐。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 ILO)相对简单但全球可比的劳动生产力统计,1998年至2016年期间香港的年平均劳动生产力增长率为2.2%,它其实已经快于同期美国、欧盟和日本的1.5%、1.1%和0.8%,也快于二十国集团(G20)和全球平均的1.6%和1.3%,但就依然显著慢于内地劳动生产力每年8.5%的增幅。有意思的是ILO的劳动生产力统计还有未来五年的预测,从2017年至2021年,香港的年均劳动生产力增长率有望加速至3.1%,而内地则放缓至6.1%,果真如此的话,内地经济仍会继续领跑香港经济,惟其差距的拉大会慢于以往。

  有鉴于此,内地经济相对于香港经济的增长差相信主要源自改革开放释放了巨大的人口和制度红利,令过去20年内地较香港的劳动生产力增长差(年均8.5%对2.2%)甚至超过了它们之间的实质增长率之差(年均9.2%对3.3%),加上通胀因素和人民币汇率升值,就令香港的经济总量相对于内地经济从近两成降至只有2.8%。香港的劳动生产力增长在全球成熟经济体当中已经相当不俗,而且未来五年还有可能加速,惟尚不足以追上内地经济。

  另外,就制度而言,香港已经是全球最开放和自由的经济体之一,发掘制度红利的空间亦相对于内地较小。最后,香港经济高度开放令它容易受到来自外围的重大冲击,亚洲金融风暴和全球金融海啸都曾重创香港经济,而内地经济相对较低的开放程度恰好发挥了防火墙作用,大大降低了来自外围危机的冲击。那么,在可见的未来,两者的经济规模之差相信还会扩大。

  最后,与香港同为细小开放的新加坡,其经济规模在1997年时排全球第37位,2016年则排全球第40位,惟它与香港经济的差距却从原来只相当于香港的57%收窄至94%,其人均GDP更是从原来低于香港变成赶超香港(53000美元对43600美元)。但在过去20年间,香港的年均劳动生产力增长率2.2%其实是高于新加坡的1.5%的,其间新加坡的累计通胀约较香港高出13%,新加坡元对美元升值约16%,相信都并非两地差距收窄的主因,那么,新加坡经济取得长足发展主要源自其人口增长,或是其输入外劳政策。

  自1997年起,新加坡的人口增加了47.7%至561万人,这肯定并非自然增长,因为当中的非公民和非永久居民高达167万人(当中绝大部分相信是外劳),而1997年时有关人数为67万人,即20年间多输入了约100万外劳,对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带来了贡献。但与中国内地相比,在1997年时,新加坡经济规模相当于中国内地的10.4%,但到了2016年,其比率也降至只有2.6%,可见这是普遍性现象。(作者为中银香港高级经济研究员 戴道华)

责任编辑:【cyj】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热门话题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