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科教中国 > 就业
从结构转型看增长与就业背道而驰
2018-03-30 08:09:02  来源: 中评社  作者:  人气指数:

 中评社北京3月30日电/关于今年发展主要预期目标,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5.5%以内,城镇登记失业率4.5%以内。这是中国首次将城镇调查失业率指标纳入预期目标。 

  中国证券报发表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文章称,在全球范围内,失业率指标受到广泛关注。例如,美联储期望能实现充分就业和价格稳定两大政策目标,而把失业率和通胀率列为货币政策操作两大指标。 

  从中国的情况来看,就业数据统计口径存在各种先天性缺陷,例如基于户籍统计口径,农民工及各类流动人口失业率就很难被纳入到城镇登记失业率当中。这样,由于统计系统中的就业数据相对薄弱,原来仅有的“城镇登记失业率”这个失业率指标很少被专业机构当成分析就业市场情况的指标。因此,增加“城镇调查失业率”这个新指标可被当作有关部门完善就业数据统计所作出的努力的一部分。 

  文章分析,在目前城镇调查失业率还没有公布前,再次观察城镇登记失业率这个指标,会发现其本身出现一些变化:首先,相对于过去相当长时间内,城镇登记失业率数据在中短期内波动率很小,因此对需高频数据支持的货币政策分析帮助不大。但是,从2014年以来,这个指标在短期内的波动率明显上升。一方面,这说明有关部门对数据更新的频率有所提高,使其更贴近劳动力市场实际情况;另一方面,可能也是有关部门希望能通过与海外数据接轨来增加预期管理的手段和工具使然。 

  其次,可以看到,城镇登记失业率从2010年以来呈趋势性下滑,截至去年底跌至3.9%。从在表面上看,这些数据反映了国内就业市场不仅已处在充分就业水平,甚至已出现供给偏紧局面。据中国人力资源市场信息监测中心公布的全国职业供求状况数据显示,从2010年1季度开始,中国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发生趋势性逆转,从之前的“供大于求”转向“供不应求”(求人倍率> 1),并且此后求人倍率一路上行至去年四季度的1.22。理论上,劳动力供给短缺背后应反映的是实体经济有潜在过热的风险,但是经济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在全球经济复苏拉动出口及国内工业品补库存需求推动下,2017年GDP增长6.9%,显着高于年初政府设定的6.5%的增长目标。但即便如此,也仅比2016年高0.2个百分点,没有超过经济困难相对较大的2014年和2015年的6.9%和7.3%的增长水平。2017年,虽然无论是企业盈利还是居民消费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实体经济的感受要明显好于前几年,但GDP增速没有大幅提升,而且全年1.6%的CPI涨幅也说明物价上涨水平极其温和。从任何一角度上来说,中国经济都没有出现过热迹象。 

  文章指出,回顾从2010年以来的8年间,中国经济有个奇特的现象,那就是:经济增速下了一个又一个台阶,但就业市场反而日趋偏紧,“招工难”的声音不绝于耳。从理论角度讲,在经济下行过程中,需求疲软和产能利用率下降会导致失业率明显上升。这就像传统意义上的“奥肯定律”所描述的那样:经济增长和失业率之间应存在比较明显的负相关关系。当然,劳动力供给收紧部分可用中国人口老龄化来解释:在中国人口结构中,15-64岁人口所占比重在2010年见顶,之后开始一路下滑,从74.5%跌至2017年底的71.8%。在15岁以下人口所占比重基本不变的情况下,65岁以上人口所占比重却从8.9%上升至11.4%。但是,经济增速放缓和人口老龄化却不能解释,为何政府在2014年把城镇新增就业人口目标从900万提升到1000万,而2017年又创纪录地进一步提升到1100万。这背后更是2013年以来每年城镇实际新增就业人口都在1300万以上。 
 【 第1页 第2页 】 

责任编辑:【lhy】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热门话题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