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视点
“江姐”领路人戴克宇去世:曾是“打拐”先驱 晚年过神仙眷侣生活
2018-05-28 12:54:10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  人气指数:

 

2018年4月22日,原四川省妇联党组书记、主任戴克宇于成都去世,享年96岁。戴克宇曾是“江姐”的入党介绍人,也是四川姐妹的娘家人。特以此文追思戴克宇走过的人生足迹,送上全省妇女姐妹的崇高敬意和深切缅怀!

▲戴克宇

2018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正式施行。习近平总书记表示我们要铭记一切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作出贡献的英雄们。

小说《红岩》曾经风靡全国,其记载的革命英雄故事,尤其是江姐的故事,深深地铭刻在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心。江姐的人物原型叫江竹筠,2009年入选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名单。江姐的故事曾让老一辈革命家毛泽东也动容。这位具有钢铁般意志的巾帼英雄,就像红岩上傲立雪中的红梅花一样,在中国的革命史上永放光彩。

说到江竹筠,不由得让人产生疑问, 她当初是如何被发掘成长起来的呢?她是如何走上革命道路的呢?

这就必须说到一个人,是她把江竹筠引进了党组织的大门,从此,党多了一位忠诚、勇敢、坚毅的革命战士,为新中国的诞生立下功勋。

这个人就是江竹筠的同学和入党介绍人戴克宇。

戴克宇15岁(1937年)参加革命工作,16岁加入中国共产党,17岁介绍江竹筠入党。从1937年到1950年,戴克宇辗转于重庆、贵州、四川等地乡村小学教书,同时执行党的任务。新中国建立后,戴克宇长期从事妇女工作,曾任原四川省妇联党组书记、主任,是中国“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分子”的先驱,为妇女的解放、维护妇女儿童的权益做出了积极贡献。

1

投身革命,成为江姐的领路人

1938年底,戴克宇和后来与她相知相守了一辈子的爱人李培根,同时考入巴县兴隆场中国公学附属中学高中部。那时,李培根18岁,戴克宇也才17岁,却都已是中共党员了。不久,学校成立了中共特别支部,李培根任特支书记,戴克宇任支委。他们一道开展党的工作,一道组织学校的抗日救亡活动。

▲戴克宇,1940年摄于重庆树人高级职业学校

1939年春,正渴望加入共产党的江竹筠也考入此校。戴克宇很快发现江竹筠学习非常认真,课余时间常读一些进步书刊,又积极参加社会活动,示威游行、撒发传单总是走在最前面,与敌人针锋相对地斗争。戴克宇便主动接近江竹筠,和她一起议论时事,交流阅读心得。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江竹筠大胆地向戴克宇吐露了想加入共产党的愿望。

“你要找共产党,学校就有。”戴克宇高兴地回答,并立即报告支书李培根。

▲戴克宇保存的中学同学江竹筠的照片

李培根便与江竹筠进行了一次个别谈话。之后的一个星期日,在学校附近的丛林里,李培根、戴克宇、江竹筠三个人举行了庄严而又简单的入党仪式:李培根宣布党组织同意吸收江竹筠入党的决定,江竹筠宣誓,许下了她至死不渝的承诺。

戴克宇作为江竹筠的入党介绍人见证了这一时刻。

1939年底,革命形势紧迫,上级党组织决定让戴克宇和李培根疏散转移,他们便先后离开这个学校。1942年下半年,戴克宇又奉命转移到李培根的家乡江北唐家沱玉皇观小学校教书,与李培根重逢。1943年春,组织决定李培根离开家乡,转移到有一定工作基础的南川县合溪乡,并决定戴克宇以夫妻关系同去。最终由党组织促就了这桩再自然不过的美满婚姻。

此后他们又转移了好几个地方。解放战争期间,党的地下工作任务日益繁重。他俩时而并肩工作,时而各在一方。他们总是互相鼓励,互相支持完成党交给的任务。

1949年春,李培根任中共川东特委川南一工委书记,工作范围包括江津一带。1949年11月他们在江津迎接解放。当得知江竹筠等一批优秀共产党员牺牲的消息时,戴克宇李培根悲恸不已。

2

投身妇女工作,为妇女权益鼓与呼

四川一解放,戴克宇便走上妇女工作的岗位。1950年任川东区民主妇联组织部副部长。1956年,出任四川省妇联副主任,1973年到1983年连任两届省妇联主任之后退居二线,任省妇联顾问,并任第六届、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戴克宇思维敏捷,工作深入,做事雷厉风行。

▲戴克宇,1953年春节摄于成都市郊

1973年8月,在四川省第四次妇代大会上,戴克宇当选为省妇联主任。当时,作为以维护妇女权利为己任的妇联组织,面临最突出的问题是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活动猖獗。不但基层干部群众反映强烈,凡到全国妇联开会,有些省区的与会者都谈到四川妇女被拐卖去的情况,其中遭遇悲惨者不少。

对此,戴克宇感到肩上的责任重大,忧心如焚。把解决这一问题列为自己的重要工作日程。

1974年3月,公安部、农林部根据中央指示派工作组来四川,中共四川省委通知由公安厅、省妇联等部门抽调干部协同工作,组成联合工作组,分别到遂宁、蓬溪、万县、云阳几县,就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的犯罪活动,开展调查研究和试点工作。戴克宇担任副组长。

这次调查和试点,不仅弄清了情况,还明确了一些政策界限。这年六月,四川省成立了由公、检、法、民政厅和群团领导组成的专项领导小组,戴克宇任副组长并兼任办公室主任。戴克宇带领工作组到拐卖妇女问题突出的一些县,边调查边落实打击犯罪分子,解救受害妇女的工作。

对于打拐的紧迫,戴克宇常说:“妇女如果连生存权都没有,何谈解放。”

1978年,戴克宇率团出席全国第四次妇代大会。会议结束时,她以代表团名义上书邓小平,反映四川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活动的工作情况以及存在的阻力和问题,并建议中央发文责成有关省协同作战,以便有效地打击犯罪活动和解救受害妇女。此信引起了中央的重视。经过几年的努力,拐卖妇女儿童之风被有效遏制。

▲戴克宇受表彰

3

宣扬女性文化,抢救女性历史

戴克宇深知妇女的真正解放必须依赖于女性在思想上的觉醒和自我独立意识的增强,这就需要女性有自己的文化研究平台和载体。

一直到文革前,戴克宇作为省妇联副主任,分管宣传工作,同时兼任《四川妇女》杂志总编。1982年4月,四川省妇联的机关刊物《妇女生活》(现已改名为《分忧》)创刊。

戴克宇亲自参与了创刊号的组稿和编辑工作。之后,她又十分重视促进杂志社与各级妇联组织的沟通。凡省妇联召开的执委会或基层干部会,她都会给杂志社提供机会宣传介绍编辑计划和听取大家的建议与要求。

作为四川妇女运动喉舌的《分忧》杂志,不仅大力宣扬妇女在国家建设和社会生活各方面所发挥的作用,而且敢于为妇女说话,以维护妇女权益为己任,受到各级妇联和妇女群众的欢迎。创刊初期,发行量逐月上升,最高月发行量达40万份,成为省内外有影响的刊物。

在中国革命史上的各个时期,都有一些杰出的四川妇女谱写了光辉篇章。但是长期以来,她们中许多人的光辉业绩被湮没。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戴克宇认识到抢救和编纂妇运史资料的紧迫性,并与省妇联领导班子全体成员达成共识。1980年8月成立了妇女运动历史编纂小组,后又经向有关部门申请,正式建立妇运史研究室。她不仅布置、指挥,还亲自参与走访老同志、召开座谈会等具体工作。

有一年,她到北京出席全国妇联会议和全国政协会议,在“两会”期间并不长的空隙,也抓紧时间与妇运史工作人员走访在京的原川陕苏区女红军多人。

▲1983年8月8日在四川省第六次妇代会致开幕词

她与妇运史几位干部先后编辑出版了《妇女之路》(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四川妇女)、《巴蜀巾帼壮歌》(红四方面军女战士革命斗争实录)。史料翔实,内容丰富,图文并茂,受到党内外同志的赞扬。

1983年,戴克宇退休后,依然热心妇女工作,担任了10年四川省妇联顾问。

▲1995年戴克宇在北京参加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时留影

4

神仙眷侣般的退休生活

完全退休后,戴克宇谢绝了一切社会职务,安度晚年。

戴克宇的晚年是幸福的,有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还有相知相伴的爱人。戴克宇和李培根的婚姻走过了整整七十五年,所谓“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应该就是像他们这样的神仙眷侣吧。

▲戴克宇与老伴

钻石婚时,老伴李培根激动地填词一首,有这样一些字句:

●“六十年来匆促过,同舟共济依然”

●“户外梅花开不败,新枝老干相连”

●“暗香疏影梦常圆”。

戴克宇认为这首词也代表了她的心声,高兴地复印若干份分送朋友。

离休后,老夫妻俩常常一起出游,一起参加老同志聚会。戴克宇爱好桥牌竞赛,李培根却喜爱阅读和吟诗,兴趣爱好不同,却能互相包容,互相支持,一人有病,另一人就会陪护在旁。这对真正的老夫妻令现代人无比羡慕。

2018年4月22日,这位顽强坚定的革命战士、全川妇女姐妹的“娘家人”走完了她灿烂的一生。她对中国革命事业的贡献,对四川妇女儿童事业的贡献,我们永远铭记!(澎湃新闻)

江竹筠

江竹筠(1920年8月20日——1949年11月14日),四川省自贡市大山铺镇江家湾人,中国共产党地下时期重庆地区组织的重要人物,为中国共产党追认的女烈士。江竹筠事迹被载入大型党史人物记录片《永远的丰碑(党史人物)》。

责任编辑:【lhy】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热门话题
友荐云推荐